冰雪

神逆剑心 七十五章 神藏6

2019-10-12 20:57: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逆剑心 七十五章 神藏6

七十五话,

高地之上,乞丐老者砸吧砸吧嘴,意味深长的向此处暼了一眼,一副看戏的心态,开口自语,〝命重要?还是魔金重要?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选择呢!〞

众散修之中,走出一位魁梧大汉,大汉袒胸露乳,脸上长满麻子,向着男子与xiǎo年的方向走去。

〝这,这是槐麻子!五星魔皇境界的绝世强者!曾经一夜之间,灭杀了,风州两大三等家族的槐麻子!〞人群中不知谁惊呼道。

众散修顿时脸色大变,飞快的后退,自觉得,给槐麻子露出了一条路。

〝哼哼嘿嘿。〞槐麻子向四周扫视了一圈,得意的笑了一声。他人的害怕,恐惧让槐麻子非常享受。

那一晚,也如今天一样,众人脸上的恐惧,还清晰映在他的脑海。

他从出生之时,脸上就长满麻子,遭人嫌弃遭人厌恶。他尤记得,那一天的白色身影,她给了他一个微笑,仅仅一个简单的微笑

。她开朗,宛如天上的白云一样洁白,善良。也只有她没有拿,世人的目光去看待他。

她叫雪梅,风州三等家族,雪家的族长之女。

那一年,他是魔将级别的强者。魔将,无论在几等家族中,都是中流砥柱的存在。他本来可以获得更好的修练资源,但他却放弃了。

为了能见到她,他放弃了更好的资源,加入了雪家。只要能守护他心底的那个微笑,他就无比满足了。

林家,风州的三等家族,与雪家相交千年之久。

那一日,林家派人上门提亲,来提亲的是林家的二少年,林丹!林丹修为只有魔徒境界,整日却留恋于花街柳巷。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竟要娶雪梅!

不过,槐水(麻子)那时只有魔将之境,他的懦弱,使他选择了当一个旁观者。

半月后,从林家传出了雪梅自杀的消息。他后悔了,他这辈子第一次后悔了。

如果他不只是去守护!如果他不选择旁观!如果他拿出勇气走到她身前,站在她身边!或许,结局是否会不一样呢?槐水是这样想的,他离开了,离开了这个让他伤心,后悔的地方!

当他回来后,已经是三年后了。三年中,他从将级晋升成为皇级。没有人知道,他为何会晋升的如此之快。唯有他自己知道,是恨!对雪,林两家的恨,对自己的恨。

他回来的当晚,就是血染风州之时。那晚,雪家五百六十二人,林家七百一五人,不管男女老幼,一律死在他的剑下。

当杀死了所有人后,他明白了。错的不是他们,错的只有自己,因为他不够强!

槐麻子缓步来到二人面前,从身上散出魔皇级的威压,向xiǎo年二人压去。

一瞬间,xiǎo年感觉有一块千斤巨石,压在身上一样,双腿不断弯曲,扑通一声,膝盖接触到地面,跪在了地上。

看到两人因威压,跪在地上,那瑟瑟发抖的模样,就让槐麻子无比的满足。

〝哈哈哈〞槐麻子放声大笑,满脸的麻子,随着脸部的肌肉,不停的抖动,显得异样的恶心。

〝将魔金交出来吧!或许,本座心情好,可以放你俩一条生路。〞槐麻子舔了下嘴唇,开口道。这种决定他人生死的感觉,让他非常喜欢,全身的肌肉如同在欢呜一般。

众散修,看着此情此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他们都想得到魔金,可毕竟没有得到手,用自己的命去换,得到魔金的可能性,是个人,都不会去赌这diǎn可能性。魔金就算再珍贵,可命却只有一条!

王龙看着这边,有些不悦,却并未説什么。虽然自己比槐麻子强,可哪个魔皇级没diǎn底牌,打蛇不死被蛇咬的事件,屡见不鲜。而一旁的孟钱,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就这一块魔金,实在让他看不上眼。虽有一人高大xiǎo,但要他去抢,孟钱自认为丢不起这人。一句话,有钱,任性呗!

剩下的二等家族,元家与火家,对于这两块魔金非常眼热,可却不敢去抢。旁边的一等家族,不动手,二等家族哪敢上。

一时间,周围一片寂静,能听到的只有呼吸声。

xiǎo年用力抬起头,双眼充满怒气的,看着身前满脸麻子的魁梧大汉。他有diǎn想不通,这位丑大叔为什么,一上来就要自己身边的金石头(魔金)?

难道是什么宝物?xiǎo年满脸疑惑的,往身边的金石头(魔金)反复看了几遍,可实力是看不出来,只能dǐng着威压,坚难的开口,〝丑大叔!这是什么东西?你想要吗?想要就跟我説,你説了我才能给你,你不説我又不知道,那我怎么给你?〞

丑大叔!!!!!!!

xiǎo年要嘛不説话,一口开哪叫一个语出惊人呀!全场一瞬间,鸦雀无声。就连那位迷一样的乞丐老者,也不去看水镜中的无面,转过头,目瞪口呆的看着xiǎo年。

〝哈哈哈〞乞丐老者右手不停捶地,放声大笑,就连手中的烤羊腿,都丟在了地上,〝不行,不行,要笑死了。这xiǎo鬼也太逗了!〞

强如老者,也没想到xiǎo年,会説出这番话来。该説xiǎo年天真呢!还是天真呢!

槐麻子最讨厌别人説他丑,在他心底只有一个人能説,可惜她已经死了。

〝找死!!〞槐麻子大喝一声。右手凝聚魔气,一只巨大的能量拳头,出现在他身前。

槐麻子右手向,跪在地上的xiǎo年捶下,巨大的能量拳头,也随着他的右手捶下。

巨拳离xiǎo年越来越近,仿佛下一瞬间就要打在xiǎo年身上。槐麻子嘴角一笑,在他的眼中,原本的少年,马上就要变成一堆肉末。

嗖就在xiǎo年身陷危机之时,一道红光一闪,xiǎo年眨眼消失在原地。巨拳落空,击打在魔金之上,魔金瞬间四分五裂,向四周射去。

〝抢啊!〞不知人群中,谁喊了一声,众散修蜂拥而上,向飞射出的魔金块,追去。

槐麻子见此,脸色立马一变,大声吼道,〝谁敢抢本座的东西。〞

周围的散修哪还管他如何,早就被眼前的魔金,夺去了神智!

槐麻子见周围的人无视他,怒火积蓄到了dǐngdiǎn,但却不敢出手,咬牙压下心里,想将人杀光的冲动。

槐麻子知道,他抢东西,那几个人不会管,可如果他无故杀人,那他今天就别想离开断水山脉。--------------------------------------------------------------------------------------------------------------------------------------------------------------------------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四平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南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惠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四平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河南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