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藏刀在西夏 第一卷 楼兰密语 第十四章 杀生

2020-01-17 00:03: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藏刀在西夏 第一卷 楼兰密语 第十四章 杀生

那两个已经走过了石板桥,马上就要走出巷子的黑甲兵忽的停住了脚步,两人几乎同时将腰间的佩刀抽了出来,互相对望了一眼,又慢慢地走了回来。

“别动,你小子不老实,这琴声是和缘故!”高瘦男子走在前头,一脸的狐疑,他边望着那处破旧的瓦屋,边将陆离呵斥住。

那阵突兀的琴声也就持续了三四息,便戛然而止。雨忽的又下大了起来,陆离那只抬出去的脚一直僵着,直到听到那声呵斥才缓缓地收了回来。他此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应付。

为什么!

陆离心里一瞬间闪过无数道疑问,他想不明白,就算那位叫素九的女子没有离开,就算她还没做好赴死的准备,又或者还有其他的企图,但是为什么又要把他自己拉下水去!她早上在房间里凄凄惨惨说过的那些话,陆离依然记得清清楚楚,这一出戏根本就不符合逻辑!

“哑巴了吗!不是说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那琴声又怎么解释!”高瘦男子走到了陆离的身边,将佩刀一抬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我不知道啊,这里一直就我一个人住着,我也从来没听过这鬼怪的声音!”陆离颤抖着声音开始狡辩,这打死都不可能会承认的。

“胡说八道,别把大爷我往那些玄乎里带,这根本就是有人在故弄玄虚,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这里还有人住着!”高瘦男子似乎一心就认定陆离和这琴声一定有瓜葛。

“我真的不知道!刚才都说了,这处破瓦屋堆都荒废了好几十年了,我从就在这住着,也从没见过其他什么人!”陆离暗道一句这关中兵并不傻啊,这说辞根本就糊弄不过去了。这般想着陆离嘴上还是继续狡辩着。

“老四,要不要叫人!”那名一直打着灯笼默默不语的黑甲兵,忽的扯了扯高瘦男子的衣角,压着声音说道。

男子闻言扭过头去瞪了他一眼,厉声道:“能不能有点脑子,叫什么人!只要他们那群人过来,到时候这功还能轮的到我们头上么!只不过是个弄虚作假的把戏,那群废物自己技不如人,死了活该!想我王家以前也算是洛阳将门,要不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弟弟被个贱人坑害,我王家又怎么会落的这般兔死狗烹的下场,我王朗又岂会随军入楼兰,来吃这般苦头!”

这个自称王朗的男子此时一脸的傲气,他说完又扭回头来,那把刀始终都架在陆离的脖子上,大雨哗啦啦地下着,气氛有点莫名的诡异。

陆离感受着脖颈处和胸口位置同时传来的冰凉,整个人有点麻木。

不管那个叫素九的女子有何居心,如今这个场面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他能想象到的最坏的结局也是这般,但是偏偏又发生了。

从一开始陆离就知道,窝藏余孽本就是死罪,但是他始终都抱着一丝侥幸,以至于早上素九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更多的是解脱。陆离甚至从来就没有担心过刀客的身份暴露,因为在他眼里,这几乎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情。

但是素九不一样,她有迫在眉睫的羁绊,有深藏已久的怨恨,这些都能够让她毫不犹豫的去赴死,只要赴死就会暴露,一旦她被暴露,陆离自己就有一般的可能也会暴露。但是他良心上还是过不去的,所以今天就算被那个少女阴了一枚寒毒,陆离还是想着要把那句话带到。

可如今这般处境,只要那两名黑甲兵知道了素九的身份,那么自己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陆离恍惚之间就镇定了下来,在这几息的时间里,他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脑海里迅速地过了一遍。这个在楼兰古城里苟活了十六年的少年,心里第一次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还愣着干什么!带我们过去看看!”那个提着灯笼的黑甲兵突然凑上来踢了陆离一脚,这一脚踢的很实,让陆离从思绪里猛的就惊醒了过来。

陆离连忙陪着笑脸,低下头去,战战兢兢地向着瓦屋走去。

连续的大雨让这一处破旧的荒地泥泞不堪,陆离穿着一双草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最前头,他脖子上依然被那个高瘦的男子用刀驾着,而那名提着灯笼的黑甲兵走在最后头,他一直不断地张望着四周,脸上的神色比起那个叫王朗的人来说明显要慌乱的多。

陆离一个不留神,踩到了一处泥泞的洼地里,踉跄了几步,他趁机又抬起眼看了看已经近在咫尺的那件瓦屋,眼里忽的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冷漠。他两只手一直都摊在身前,此时却微微地握成了拳头。

“别想耍什么花样,要是让我知道你在这窝藏罪犯,定不会轻饶你!”王朗又厉声说了一句,持刀的右手忽的振了振,加了几分力道。

陆离只觉得脖子上忽的有点温热,他也不敢用手去擦拭,只能由着从斗笠边沿滴下来的水不断地冲刷着,在靠近肩膀的位置,赫然有一道已经被刀锋压出来的血痕。

“到了,应该就是这里面。”陆离在那处瓦屋的门口停住了脚步,颤抖了一下肩膀,轻声说道。

王朗和那名黑甲兵闻言对视了一下眼神,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把刀从陆离的脖子上收了回来。

“你先进去!”提灯的黑甲兵压着声音吼了一句。

陆离不由的又咽了口唾沫,尽管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到了门口,让他还是觉得无比的忐忑。他将右手的拳头又紧了紧,刚才一路走来,他都没有看到素九的身影,那么也不可能提前走掉。这屋子里,就算不是她也一定藏着一个人!

“磨磨蹭蹭!”

陆离正想走过去把门打开,就感觉后背被人踢了一脚,他整个人瞬间就失去平衡,往那扇破门撞去。

“砰!”

陆离只觉得脑袋一阵剧痛,整个身体就已经趴在了屋内的地板上。他下意识地就抬起头来,眼前一幕让他赶紧又把眼睛缩了回去!

房间里只有一张大红色的木床,素九侧着身子斜躺在上面,她面对着里头的木墙,整个身体就只有大腿和腰部用一件大红袍盖着,包括肩膀在内整个背部都裸露在外!

陆离虽然只是惊鸿一瞥,虽然他还不懂得男女之间那点道理,但依然觉得这张背,是真的美!那双腿,也是真的美!所以他下意识的脸就有点通红。不过下一瞬间他脑子就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他左眼的余光忽然瞥到不知何时已经安静地摆放在素九身前的那把古琴,她看着素九的双手已经轻轻地搭了上去。

琴声渐起!

这一系列的动作不过是一息之间,王朗走在最前端,那映入眼帘的美妙身段让他一瞬间恍惚,当他似乎意识到不对劲的时候就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那把一直提在手中的长刀忽的就脱手掉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一直蹲在地上的陆离忽的转身弹射而起,他和王朗起码还有三步的位置,这起身一跃竟是直接跳到了王朗的眼前,陆离右手握拳,不知何时在他的指缝里多出了一块尖突的石块,那拳头对准了王朗的太阳穴猛地就砸了下去!

只闻的一声闷哼,这个洛阳都城里王家最寄予厚望的中年男子,应声倒在了地上!那枚尖突的石块深深的嵌进了他的太阳穴里,鲜血汩汩而出!

而此时那个一直提着灯笼就站在王朗身侧的黑甲兵一瞬间缓过了神来,他将手中的灯笼顺手往陆离站着的位置一扔,撒腿就往外跑去。他正想扯开喉咙大声呼喊,可还没走两步就见着一道刀锋从素九的琴弦里飞了出去,将他整个胸口洞穿!他张着的嘴还没来得及合拢,整个人就缓缓倒在了地上。

陆离还保持着刚才落地的那个姿势,那只出拳的右手上沾满了鲜血,不停地颤抖着。

从进门到击杀,再到那个提灯黑甲兵的死去,时间也不过数十息。

陆离喘着粗气一脸的苍白,那奋起的一跃几乎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如果没有那晚上的那场拦路雨,这电光火石之间的击杀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其实正如陆离所想的一般,素九就是想要将他拉下水的,但是这两个人,其中那个叫王朗的有着并不俗的修为,只要一击不成,那么就一定会引来四方的注意!所以,在素九刚察觉到那两个黑甲兵来的时候,她就想好所有的思路。那个叫王朗的人,只能是是陆离来杀,而且还要杀的消无声息!

一个男人,在第一反应里最能出于本能的思想松懈,一定是见到一些让他心神荡漾的事物。那么,素九这副仅仅只是遮掩了大腿和腰部的完美之躯,一定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你再不去将外头的那具尸体拖进来,我们就都得没命。”素九转了个身坐了起来,那件大红袍被她顺势卷着披在了身上。

“为什么!”陆离忽的转过脸来,盯着素九低声吼道。

“等把这件事处理了,我一定会告诉你为什么!”素九并没有害怕陆离这道从未见过的眼神,她直直的看着他,轻声道了一句。

半响。

陆离颤抖着站了起来又踉跄了几步,他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我就算抛开这条贱命不要,也会将你说出去!”

陆离说完就往外走去,他根本就不顾那具躺在地上的冰冷的尸体,径直向着自己的房屋而去。

素九愣了愣神,眼里忽的流露出一丝自嘲。

她自顾自地轻笑了两声,便往外走去。

此时在那处早已荒废的眺望抬上,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她收回了视线,呢喃一句:“你要是死了,可别糟蹋了我那把飞剑。”

而与此同时,在楼兰古城外西南端那处最高的沙丘上,一个身穿一身拖地的大红袍女子正安静地站着,她留着一头银白的长发一直齐到了大腿的位置,她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红纱,看不清容貌。

在她身侧,还佝偻着一个身影,为她撑着伞。

“小姐,那块石头,何时去取。”老人沙哑着声音,低头轻语。

女子闻言抬起手比了几个手势,又轻轻地放了下去。

“已经十六年了,会不会只是一个巧合。”老人眉头深皱。

红袍女子忽的转过头来,她脚踩的那片沙地上,一瞬间便蒙上了一层霜。

冠县妇幼保健院
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常州治疗男科方法
山东治疗男科方法
新疆治疗阴道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