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足协即官场,扑朔迷离的江湖图谱无处不在,盘根错节利益链条触手可及。复杂的官职结构,诡"> 中国足球窝案一袁伟民是中国足球最原始的_酒泉体育吧-酒泉体育网
电竞

中国足球窝案一袁伟民是中国足球最原始的

2018-12-11 18:26: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text_black_16_35_YaHei"> 简介:足协即官场,扑朔迷离的江湖图谱无处不在,盘根错节利益链条触手可及。复杂的官职结构,诡异莫辩的赛制,朝令夕改的制度。金钱,权谋,女色……   都是副主席,主席是谁?为何不作为?一套人马,两个牌子,足协监守自盗?袁伟民为何稳当太上皇?崔大林为何总被协查?谢亚龙成败皆因伍绍祖?南勇究竟和谁不对付?阎世铎很傻很天真?张吉龙为何年年遭排挤?足协掌门人天生要当炮灰?足球反腐风暴究竟源自哪位中央领导人的意图?体育总局“秘书派”与“政工派”之争已成传统?篮球,羽毛球更脏更黑?当今中国体育陷入空前信任危机……

《中国足球窝案》立足于足球反腐风暴,但范围更广,思考更深,内容更丰富,以大量鲜为人知的细节,整合了纷繁复杂的信息,直揭真相,讲述了二十年来中国足协高官之间盘根错节的利益和派系之争,揭示足球事件背后的错综复杂的内幕,曝光足球政治的潜规则,揭示了谢亚龙,南勇,阎世铎,蔚少辉等人的前世和今生,他们每个人独特的个性,家事背景,仕途命运。(注:澳洲虎体坛将连载发布中国足球窝案,每天更新一篇)

正文:中国足球狼狈不堪,人们找原因时习惯把崔大林拎出来当靶子。实际上,若非要寻找出一个为此负领导的人,那么这个人不该是崔大林,而应该是袁伟民。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足协面临改选,当时国家体委副主任、中国足协主席袁伟民想把时任安徽铜陵市市长的汪洋调至国家体委,并出任足协专职副主席。但安徽省领导表示,汪洋是该省重点培养的干部,如果汪洋来京后能提升才同意放行……袁伟民无能为力,最后只能舍弃了汪洋,让王俊生接替年潍泗,成为足协掌门人。

足球本是体育项目里最刺激、最有影响的游戏,但也充斥更多危险。袁伟民不会自己冲到最前方,他只能遵循官场最基本的利益原则,即失败别人承担,成功自己受领……足协掌门人这个位置就成了残忍的轮盘赌。有勇气或没勇气的都被推上前台,但最后没人能逃脱失败的命运。

王俊生的失败在于他在任期间国家队的全盘失利,但这不能掩盖王俊生的历史功绩,因为他启动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当然,他从一上任起就埋下了悲剧的种子——让足协和足管中心并立在职业联赛面前,同时迅速树起福特宝公司的大旗,让这个公司成为中国足球界臭名昭著的“洗钱公司”。

在职业联赛之初,火爆的球市不仅让福特宝公司老板邵文忠眉开眼笑,也难免让王俊生滋生盲目乐观的思想,从而使他的某些决策出现偏差。事实上,中国足球假赌黑现象从20世纪90年代初就已露端倪。这首先体现在裁判以黑哨或红哨操纵比赛结果上。这种现象显然没引起王俊生的重视,以至于1998年陆俊状告《羊城体育》时,被告要求和解,王俊生却有怂恿陆俊打官司的嫌疑,以求用陆俊胜诉的官司教训“胡说八道”的媒体。

到了1999年年底的渝沈之战,王俊生也没有及时请求司法介入,而是以足协内部行规替代法律,以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当然,对渝沈之战的最终处罚也不见得是王俊生的本意。这个处罚是2000年春天作出的,此时正处于伍绍祖与袁伟民权力交接的特殊时期。可以想象,此时的王俊生若真请司法部门强行介入,将大批涉案人员依法抓捕,日后中国足球界的假赌黑现象就不可能猖獗—但这样做不符合官场游戏规则,因为不论伍绍祖还是袁伟民,他们都不想在权力交接时和足坛重大丑闻牵扯在一起。

同样,接替王俊生出任足协掌门人的阎世铎也面临这样的尴尬。2002年年初,杭州的陈培德和宋卫平手里握着涉嫌受贿的裁判名单,阎世铎飞杭州与陈培德晤面时,老阎拍着胸脯说回北京就请司法机关强势介入,绝不姑息养奸……但他回北京后如泥牛入海。最终2002年年初的所谓司法介入,只是抓了一个龚建平做替罪羊,陈培德名单上的陆俊、黄俊杰等再次幸免于难。

不能否认,阎世铎在反赌这个问题上遭遇了来自高层的压力。高层是谁?2009年10月,《袁伟民与体坛风云》一书出版后,陈培德曾经毫不掩饰地向袁伟民开炮。他认为袁伟民作为足协主席应该对足坛现状负责,同时,陈培德也暗示,当年阎世铎搁浅了反赌计划,正是源自袁伟民的压力。

1997年9月下旬,十五大选出新的中央委员会委员,而从十三大开始连任两届中央委员的袁伟民,却成了“差额选举”的落选者,最后当选中央候补委员。袁伟民后来回忆时说,造成这种遗憾的原因是,十五大期间正赶上1997年金州“十强赛”中国与伊朗的比赛,中国队先2:0领先,最后却2:4落败,导致人大代表“大骂”足球,在选举时自己被“差额”下来了。

袁伟民委屈吗?现在想起来,他当这么多年足协主席,为足球付出的代价只是从委员变成“候补委员”,即使“候补”了,他仍呼风唤雨、风光无限。袁伟民应该知足,因为和南勇、杨一民、谢亚龙等人比起来,他已经幸运很多了!

1992年,崔大林和王俊生等人赴欧洲考察,直接参与了职业足球的前期筹划工作。当时崔大林还是辽宁省体委副主任,2003年调到国家体育总局做局长助理后,主要负责北京奥运会中国重点项目的竞训工作。直到奥运会后,他才真正分管足球。而且,即使分管足球,足协主席仍然是已退休的袁伟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