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神的竞技场110青石棺

2018-12-11 18:47: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的竞技场 110青石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匕首就是……”此刻白看着悬停在半空之中的匕首心里之前否定的那个想法便是又开始有些动摇了.

这时地上的小雅也开始有些清醒了.渐渐的小雅睁开了眼睛.眼前泛着红光的匕首小雅并不陌生.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白见到小雅已经醒來.便也沒有再去注意那悬在半空中的匕首.接着白便是來到了小雅的跟前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小雅看着白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沒有什么大碍了.随即小雅便是要从地上起身爬起來.

这时那道匕首好像和小雅有着某种默契一般.随即便是慢慢飞向了小雅的手中.红色的微光依旧还在这漆黑的刀身上一闪一闪的泛起.

而此刻那柄匕首的尖端却是指向了通道深处那个暗的地方.小雅皱眉看了看四周的布局.和岩壁上的那些画.

小雅此刻也沒能读懂上面的文字.能看的懂的依旧是和白一样.只能看懂部分象形的图符.

“看來我手中的这一柄匕首有着不小的來头了……”小雅静静的观看着岩壁上的图符喃喃自语.

这时两人只是把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岩壁的石画之上.完全沒有注意到身旁还有一个难缠的对手在一旁盯着两人.

此刻血鸦只是看着那道红色的光芒自漆黑的刀身发出.眼里有一种似曾熟悉的感觉.但是它转眼看了看小雅.眼里又闪现出了一丝疑惑.

当下血鸦便是振翅飞了一下來到了白和小雅的前方.挡住了去路.此刻血鸦依旧是对着灶灰叫唤了几声.随即灶灰便是变得有些高兴了起來.

这时白并不知道它们俩在说一些什么样的鸟语.当下便是皱起了眉头.但这时的灶灰可是等不及了.当即便是拉了拉白的裤脚.示意所有的人都跟它一起去.

白此刻还是沒有弄清楚是一些什么状况.但是这时的灶灰却是拉着白的衣角便是往里面走去.

“诶诶.灶灰你这是要干什么.把自己握带进去干啥.送死么.”当下白便是开口询问道.

“我想它应该是和那一只乌鸦达成某种协议了.所以灶灰才会让你继续往前走的.”这时小雅淡淡开口说道.

“诶……不知道它了.反正现在我们也沒有别的出路可走了.就随它去看看吧.或许还能有出去的机会呢.”白叹息一声便是向随着前方带路的灶灰一同进入这个通道了.

就在两人刚一踏进这里.原本是已经熄灭了的光灯盏却在这一刻重新重新被点亮了起來.

透着这一股蓝色的光亮.小雅可以看出这些石壁上的图画.这些图的风格是极为简单的.看这古朴的文字小雅推测这应该是上古时候遗留下來的东西了.

随着前方这两只鸟的指引.小雅和白便是一起把这石壁上的图画再看了一遍.

不知不觉间两人便已是來到了白之前所在的那个位置.这里也是所有壁画走道最后画有壁画的地方了.

小雅看完后.便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这一柄匕首.看起來这一柄匕首似乎和那个神秘的男人有些很重要的关系.

就在这时.在前方一直等着白和小雅的两只鸟却是有些不乐意了.当下灶灰便是冲着白咕咕的叫了几声.这声音中有着深深的不满.

白听罢.便向灶灰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很快就过來.这时小雅看着前方已经是沒有了蓝灯盏的通道.眼里有些疑惑但是一股探奇心还是让她向前迈出了脚步.

不过多时在血鸦的带领之下.两人便是來到了一处不大的石室之中.

这间石室的摆设极为简单.只有一个**尺长的青石棺和石棺旁边一个像是用石块雕刻成的石墩.

小雅发现这石墩之上.还有一道很窄而且是垂直向下三尺左右的凹槽.小雅皱眉抚摸着这青石制成的石棺.这石棺的质感细腻.好像并不是青石那么简单.

石棺上也依旧刻有一些铭文但是白和小雅都不认识这些文字记载的是什么.所以接來的便是由白用笔记录下來.以便日后参考.

小雅注意到石棺旁的那个石墩.原來似乎应该是用來放置什么东西用的.看着这道深槽.小雅感觉到这应该是用來插什么东西用的.

至于是插什么的.小雅能想到的便石棺中躺着的神秘男人他手中的那把短剑的.

这时小雅萌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如果把自己的匕首插进这个深槽之中会有一种怎么样的后果呢.

思绪及此.小雅便是沒有再犹豫什么随即就把手中的匕首慢慢的插进了这一道凹槽之中.

此刻在一旁记录着石棺上信息的白并沒有注意到一旁小雅的动静.等到他看到之时.小雅的整个匕首都已是插入了这一道凹槽之中.

随即.一道鲜红的光芒便是至石棺中流转出來.这一刻站在一旁的白傻眼了.他心里想:完了……这次石棺中的那只怪物看來得要复活了吧.

小雅看到这一切并沒有太过惊讶.相反的小雅只是有些疑惑.她疑惑当初那些埋葬这为修为高深的人时.既然是为了把他封印在这水火绝地之中.那为何又还在这里设置这样一个石墩呢.

随着红光的留出.站在一旁的血鸦一脸严肃的看着.就连一直以來不服管教的灶灰也是收起了性子同样严肃的看着这一道石棺.似乎在迎接一位老朋友出來一般.

但是石棺里面却是依旧沒有任何的动静.这时红光已经从石棺中断掉了.原來那个黑不溜秋的石墩此刻好像在吸收了红光之后也变得有几分微微的红艳起來.

“这是……怎么不是那个怪物要复活的迹象么.”此刻白看见那道红光已经止住.心里的那块石头便才是放了下來.

“我想应该不会是的.如果真的如壁画上所描叙的那样.凭着这样一个修为高深的人.想要破开这石棺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就在小雅说话之间.那道红光却是又出现了变化.

这时是石墩上的红芒和石棺上的一同闪烁.一处原本是沒有铭文的地方此刻却是通过红光映出了几个同样古朴的文字.

“白.把这个记录下來.”小雅看这上面的东西.不同寻常便是让白把这个记录了下來.

这红芒持续了估约有三十息的时间.随即这些文字便是随着红芒的消散.渐渐的消逝在了石棺之上.

留下的只有短短的几个文字.疑问依旧困扰着小雅和白.他们唯一能指望的便是可以在回去之后找到一两个能认识这些古体文字的人.

但是……现在他们面临的一个问題是.要怎么样才能出的去呢.直到进这里以來.白便是一直在此地转圈.出去的路白也就指望着这里能够出去.

但是现在这里已经是到了通道的尽头了.石室之中除了一道坚硬冰冷的石壁以外便是连一个老鼠洞都沒发现了.想要从这里出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诶……”

白抬头叹了一口气.难道两人真的就要被困死在这个地方和这一具不知名的神秘人为伴了么.

如果要能像灶灰或者是血鸦一般拥有一对翅膀的话.倒是可以从之前掉落的那个缺口处飞出去.但是人可沒有鸟的这种功能.

这时只见小雅來到了灶灰的跟前抚摸着它的脑袋对其说:“灶灰.你们是不是很久以前就认识的.”

此刻灶灰微微侧头看着小雅.眼神里有些犹豫.但是它依旧还是咕咕两声冲着小雅点了点头.

“那你能让这只乌鸦听懂你的话么.”说着小雅便是指了指灶灰一旁的那只血鸦.

灶灰听摆侧头想了想.便是点了点头.但是很快它又摇了摇头.接着又点头又摇头起來.

小雅看着这一幕便是有些疑惑了起來.当即便是皱起了眉头看向白寻求答案.当下白怂了怂肩.两手一摊表示我也什么都不知道.

小雅见这个问題沒有结果.便是换了个直接的问題:“它可以带我们走出这里去么.”

小雅刻意说走出去.而不是出去就是在告诉灶灰.之前的落下來那条路两人是沒法上去的.所以就必须得要另外找一条道路出去才行.

对于这一个问題.灶灰似乎有些不太确定.随即它便是冲着一旁边的血鸦咕咕叫唤了几声.

随即那只血鸦也是嘎嘎叫唤回应着灶灰.当下灶灰听见血鸦的叫声便是变得高兴起來.随即便是对着小雅使劲点了点头.

两人虽然是不懂鸟语.但是很显然的灶灰已经和血鸦达成了协议.虽然不知道血鸦突然就和自己和好是怎么回事.但是此刻能看得出它是愿意带两人出去的.

一路上在这只血鸦的带领下.两人便是回到了之前进來的那个迷宫之中.只见血鸦的眼睛在这片迷宫一通扫射.那些石柱石坳什么的便是突然不见了.

原來这里之前的景物居然都是一些幻境.此刻在白和小雅眼前出现了一个八尺高流淌着地下水的石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