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梧桐】城南嘉年华—骗中骗(小说)

2019-09-13 04:55: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本是一年一度的城南嘉年华,在入盟了三大股东以后,每个季度都开放一次,每次半个月,等待正在引进的项目到位,那就是过山车,滑梯冲浪,摩天轮和观光缆车。而目前还只是小型项目的娱乐设施,旋转木马,迪斯科露天舞池,轮滑场,射击和绷床的蹦极……这些大型项目一经到位,城南嘉年华将是一个全年无间隙开放的大型游乐场了。

在一个露天咖啡厅里的一隅,坐着两个男人,四十多岁,斯文儒雅。一面喝着咖啡,一面谈着什么,可能是生意人,同时也在漫无目的地浏览着周遭的坏境,显然是第一次来,对什么都有兴趣。他们观察着人们的举止形态和表情内心,又象是作家在找寻灵感,仿佛是一种职业习惯。
跟随着他俩的目光,几乎同时进入眼帘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三十出头,高挑个子,身姿绰越,长发飘逸,戴着一个小圆帽和一幅玳瑁的宽边墨镜,气质非凡。因为这个长发女子在他两的眼里出现了三次,所以特别地引起了这两个男人的好奇和兴趣,对她更加的注意。

第一次是看到她独自一人悠闲地逛着。“为什么是一个人?”这是两个男人第一直觉同时反映的疑问;第二次是她推着一个轮椅,上边坐着一个将近六十岁的老妇人,穿着考究,可是目光呆滞,有点象通常说的那种老年痴呆的症状。
“这不会就是李魏素兰吧?”两个男人中那个梳着背头的说。
“也许是吧,那么推着她的就一定是她的女儿咯。”另一个板寸头说。李魏素兰就是传说中的那三大股东之一的富婆。原来是大陆一个中小型零售商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台湾的职业风投人士。
“真可惜啊,怎么一下子会变成这副模样?”
“听说李魏素兰前几年就已经精神不好了,可是想叶落归根,坚持要在大陆投资项目,最后选定了这家嘉年华。”
“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却变成了这样,那真正帮她打理公司业务的就是这个女儿咯。”两个男人这样自说自话地判断着眼前看到的景象,如果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奇人物李魏素兰的话,她的女儿就更是传奇和神秘的人物了。
第三次又看到她是在露天迪斯科舞厅的主席台上,只见这位长发女满脸红光地上台去和主席耳语了几句,音乐嘎然停止,主席在麦克风里高着嗓门说道:“大家静一静,请大家静一静,我现在宣布一下最新的规定,从现在开始,每隔二个小时的半点免费开放一场,一场半个小时。希望大家玩的尽兴,玩出好心情。”说完音乐重新奏响,舞池又喧哗起来……
“你看看,我说的对吧,她一定就是李魏素兰的女儿了。”背头男这样说道。
“嗯,我看也差不多。”板寸头附和着,都在欣赏着自己的观察和判断能力。

说话间,咖啡也快喝完了,忽然看见长发女飘然而至,环顾了一下几张桌子,好像没有适合的座位了,正当眼神转向这两位男士的桌子时,两个男人来了精神,用赞许的目光看了一眼长发女。长发女有礼貌的问道:“请问,你们在等人吗?”
“不,我们没有等人,这个座位你可以坐下。”背头男抢先客气回答。长发女说声“谢谢”就在这张桌子旁的一个空位子上端坐了下来。用眼睛扫视着服务生。
“能让我请女士喝一杯吗?”板寸头这次抢先说了。只见长发女矜持了一下,微笑着说道:“好吧,谢谢。”板寸头示意了一个服务生走过来。
“您喜欢什么咖啡?加糖不?”服务生有礼貌地问道。
“就来拿铁吧,要加糖。”长发女说。咖啡来了以后,大家一面喝着咖啡,又叫了一些点心,慢慢地喝着聊着。
“请问两位做何营生,在哪儿发财?”
“我是服装设计师,他是古董收藏家。”背头男自我介绍道,也一并把板寸头给介绍了。
“请问这位女士,是何方神圣,竟然如此有雅韵。”背头男接着试探地问长发女。
“哈哈,我么,就是一介平民,没你们说的那样什么雅韵,过着柴米油盐简单的日子。”
“难道你不是……”板寸刚想问,被背头打断了。
“难道你不是到这儿来考察什么的?”
“考察什么?我就是来逛逛,寻开心的。”长发女爽朗地回答。三个人说了些不相干的闲话就分手了。

离开后的两个男人争执了起来。
“你为什么打断了我问她是不是李魏素兰的女儿?”板寸头很不乐意地说。
“有你这样直接的问一个女士的吗?再说,她就真是的,能这么明白地告诉你吗?”背头反驳说。
“这到也是,那你究竟信不信她就是李魏素兰的女儿呢?”板寸疑惑地问背头。
“我还是相信的,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只是人家不好暴露自己的身份。”
“我看不像,我不信,看来这女人说的是真话,就是一个普通女人,不像我们想的那么不简单。”两个人争执不出结果。
“我敢打赌”背头男说:“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保证能搭讪上她,甚至以情人的身份出入公开场合。”这句话也许刺激了板寸男。
“我也敢打赌,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会让她上我的床。”两个人就这么说定了,谁输了,负责给对方买两张去夏威夷旅游的往返机票。

说话容易,做起来可就不容易了,看看时间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两个人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各人在绞尽脑汁地寻找着机会,可是这个长发女仿佛人间蒸发似的,两个人每天都悄悄地去一次嘉年华,然后在市里的各大商场超市像猎犬似的收捕关于长发女的信息,一无所获。
忽然有一天,板寸头正在去超市的路上,看到了长发女的身影,可是立刻悲哀地发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背头男,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差点就软瘫在地上。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就是背头男,他还回头和自己用眼神打了一个招呼,那眼神分明是一种得意和成功的喜悦。只见两个人紧挨着进了一家品牌服装专卖店……
完了,板寸头想,怎么会是怎样呢,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呢,更可气的是竟然就让我碰上了。还打了个招呼,这不明摆着通知我,他已经成功了,等着让我给他买机票,带着老婆去夏威夷度假吗?或许不是自己的老婆。带个情人,对,也许就是长发女呢,这么说自己就在一个套儿里?但是几个条件都符合要求,俨然像情人似的出入在公开场合,还陪着去买服装,这有什么说的?就算是个套自己也只好认栽了。

晚上,背头请板寸吃饭,一面绘声绘色地说着这次的艳遇,花了不少的脑筋,动用了不少的关系,终于找到了她的电话,联系上以后,正想进一步请她吃饭,没想到她说一个闺蜜要结婚,收到了请柬,晚上没时间了,改日吧,马上要去买一件出客的服装,因为不想再穿以前穿过的,所以就被你看见了陪着她去专卖店的情景。板寸想,你就编吧,也不管我信不信了,想怎么编就怎么编吧。不管怎么说,背头成功了,也有了她的电话,以后的机会等着呢,板寸只是一味地喝酒,想着自己的心事……

一个月的时间快到了,还剩下一个星期了,板寸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当初自己和背头说的那句话真是太过分了,过头话还是不能说呀。他也动用了许多人力物力去寻找长发女的踪迹,但一直无果。
那天,他一个人在银座酒吧喝着闷酒,忽然眼睛一亮,只见长发女从门外款款地进来,但遗憾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和一对五十岁上下的夫妻,只见那个男人挽着她,生怕她跌倒似的,慢慢地走了进来。进来后,讲了几句话,就分开了,那一对夫妻就径直走向一个桌上有人等着的座位,好像是预约好的。而长发女似乎也在等什么人,拿着手机在听电话。当她的眼神扫视着前方时,正好和板寸头打了个面照,互相好像示意了一下,板寸立刻走上前去,等她打完电话,问了声好。
长发女说约好的人临时有急事不能来了,所以只好准备回去,那边是小姨和小姨夫在应邀老同学的聚会,板寸想机会来了,绝不能放弃。
赶紧地说:“久日不见了,自从上次嘉年华一别,心中不曾忘怀,不想今日邂逅,甚是有缘,屈驾留步,让我请你喝一杯,如何?”长发女依然是矜持一会儿,笑答:“那么既然等不到了,应你盛情相邀,也就顺便吧,谢谢。”入座后,重新点了几个精致的点心和一瓶XO,两个人就慢慢饮了起来,板寸四面环顾了一下,希望看到背头,可是哪有背头的影子啊。一面聊着,一面就将一瓶XO喝完了,看看长发女有点醉意了,就说我打车送你回家吧,扶着长发女出了门,打了个出租车,在他耳边说了个地址,车子拐弯抹角地开进一个小区,竟然把长发女带回了自己的家里。
板寸头紧张地将长发女扶进了房间,让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自己赶紧地拨打背头的手机:“喂,背头啊,长发女已经躺在我家的床上了,要听听她的声音吗?”板寸把电话拿近长发女,推了她一下,长发女神志不清地嘤嘤地说:“别推我呀,你急什么啊。”板寸相信这句话传到了背头的耳朵里,拿着手机到阳台去和背头敲定“既成事实”,说了好一会的话,才算让背头认了这个让长发女上床的事实。最后的结果是扯平了,谁都没输。

等到板寸从阳台回到客厅时,已经看不到长发女了,他以为她醒了酒,感觉不对劲,自己就出去了。赶紧追出去,怕她出意外,问了小区的保安,说是看见一个女的,有点神色慌张地走出小区,板寸追出去好一段,没看见人影,只好回来了,心里想着,千万别出事啊,但愿她一出门就打了辆车回家了,那真是谢天谢地了。这么想着回到了自己的家,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老婆带着孩子回娘家一年多不回来了。说他不是过日子的人,净把钱往什么古玩收藏上砸,一点不顾老婆孩子。回到家一看,还是没有长发女,再一看,挂在墙上的一幅高更的“灰色的天空”油画没有了,壁炉上的一个比利时的小于连镀金像也没有了,赶紧地跑出去追,那还有个人影?板寸一下子呆了,再一看客厅电视柜里一块祖传的瑞士七十七钻石金表也没了。头脑翁地一下子像要炸裂了似的。

冷静下来的板寸报了警,警方来人勘察了现场,问询了长发女的一些情况,记录了失窃的损失。

一周后,和其它几起案子合并侦查,背头这时说了真话:那天是无意在街上碰到长发女的,说是要参加一个闺蜜的婚礼,想买件新的出客的礼服,于是感觉正好是个机会就陪着她一起进了那家品牌专卖店,挑选的结果是唯一一件镇店的晚礼服,十八万,她的卡上钱不够,看她面有难色,我就主动用我的卡给她刷了,付了十八万的一件礼服,可是后来再打电话时,那个号码是不存在的。我也是鬼使神差的怎么就相信了自己的直觉判断,一厢情愿地相信她就是那个什么李魏素兰的富婆女儿。
别说你自说自话地相信了她,我就是不相信她是富婆的女儿,相信了她说的是真话,就是一个平民,那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骗上当了么?

警方立案为“黑寡妇”的案件,多达十几起,都是这个长发女所为,目前正在收网,有色相,有高智商,只是多行不义必自毙。而那些自以为是,想骗人的人,正好变成了她行骗的目标。

共 40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两男人想猎色,使出各种手段去骗,却没逃脱被骗的结局。这就是小说中的情节。到底谁的骗术高明?小说中俩男人看到一个长发女身姿卓越,长发飘逸,因此有了好奇和兴趣。他俩认为她是有钱人家的女儿就互相打赌,谁先约到她,没约到的一方就得买两张去夏威夷旅游的往返机票作为赌资。为此,两人费尽心机都想约长发女当自己的老婆或情人,在得意忘形之时却没想到长发女的骗术伎高一筹。小说以心里描述衬托人物,人物行为紧扣主题,情节曲折跌宕,结局的意想不到,让小说具有了可读性,文中把俩男人的贪色心里表现得活灵活现。而作者对长发女的描写虽然不多,但结局的巧设却把长发女的狡黠,将计就计的骗术表现得淋漓尽致,但骗子总归是骗子,虽然有高智商,但还是逃不脱法律的制裁。欣赏! 感谢赐稿 推荐品读 【编辑:冰凌】
1 楼 文友: 2015-0 -20 14:44:47 两男人想猎色,使出各种手段去骗,却没逃脱被骗的结局。小说以心里描述衬托人物,人物行为紧扣主题,情节曲折跌宕,结局的意想不到,让小说具有了可读性,文中把俩男人的贪色心里表现得活灵活现。而作者对长发女的描写虽然不多,但结局的巧设却把长发女的狡黠,将计就计的骗术表现得淋漓尽致,但骗子总归是骗子,虽然有高智商,但还是逃不脱法律的制裁。欣赏!
2 楼 文友: 2015-0 -20 16:01: 感谢冰凌关注和理解,产后可以用成人护理垫
宝宝流鼻血
如何选择好的护理垫
什么牌的拉拉裤好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