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武林约架冲击波少儿武术课都被带偏了

2019-03-26 12:5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近几天,MMA选手徐晓冬约战“雷公太极”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事件产生后,有人迫不及待地想为传统武术“正名”,也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在旁添油加醋。当大家普遍都比较亢奋时,还有一些圈内人士的心态保持得较为冷静,对“约架”这件事,他们也有话要说……

散打专业毕业生

不练“挨打”就上场 未免有点太自信

“视频我看了,说实话,我也没想到那个练太极的会被打得这么惨。”刘坤是北京1所体育院校武术学院的毕业生,主修散打。在他看来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先不论这场约架是否合法,单从“雷公”的表现来看,就显得有些不合理。“他平时练的是什么、能不能实战,自己应该是很清楚的。如果明明没有实战的实力却还想要跟人打,要末是有点愚昧,要末就是有炒作的嫌疑。”

在刘坤所在的院校,武术学院主要被分为武术套路和散打两大方向。这其中,散打有着较高的武术性,以实战为主;而武术套路则强调观赏性,以表演为主。“现在的情况是,有些社会上练武的人,他练的东西属于套路,其实武术性其实不强。但练套路本身没有什么错,你非要说练的套路打起实战也很厉害,那就吹得有点过了。”

练散打的进程中,抗击打训练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很多时候也需要两个人的对抗练习。相比之下,武术套路中虽然也存在两人对练,但都是以“编排好”的动作为主。“看着两个人打得很花梢,乃至动作都很夸大,其实是不会打到人的,这也说明他并不是实战。如果是实战,挨打是十分正常的。不练挨打就上场,打实战肯定是不行。”

散打早期是作为散手试点在北京、武汉等地推广开来的,在试点一段时间之后,有人也曾质疑散打和传统武术谁的武术性更强,就弄了一个散打实验队对抗传统武术的比赛。“结果来参赛的传统武术‘高手’基本都落败了,武术圈的人都知道,这之后也就不怎么争传统武术和散打谁适合实战这个事了,可到了今年又被翻出来。”

传统武术在武术性上确切不强,但刘坤认为,不能就因此说明中国工夫不行。“追根溯源来讲,散打也是来源于中国武术的一种改良产物,本质上还是中国的武术。很多人一说中国工夫,就揪着传统武术不放,而疏忽了散打的存在小儿咳嗽药,这是不合理的。”

回到徐晓冬约战中国传统武术界这件事上,刘坤认为徐晓冬也是有强词夺理的嫌疑。“很多练传统武术的人,也会接受散打的训练,你说要挑战传统武术,那同时也练散打的人你打不打呢?还是你必须要求对方在赛场上给你来个白鹤亮翅才能跟你打呢?”

少儿班武术教练

出了这个事 武术课都被“带偏”了

从小练习传统武术,进过体校、北京武术队和专业体育院校,2000年毕业后,王茹就一直在从事武术教练的工作。现在的她,手底下带着好几个少儿武术班,以教太极拳为主。“其实到我班里上课的小孩,并不是冲着打架能更利害而来的,主要是为了强体健身、学习武术文化。”

尽管武术包括着格斗的元素,但这并不是王茹教孩子的主要内容。在她的课堂上,依然是以武术套路训练为主。“我所教的东西,不光是武术这个载体,还有它背后承载的文化,比如武德、通过行动来控制意识情绪等。”

近期的约战事件,和王茹的课堂本没什么关系,但家长们却有点人心惶惶,纷纷要求老师增加一些“对抗”方面的内容,孩子们也遭到了一定影响,课堂上也常常会问起“比武”的事。“其实我还是希望家长不要给孩子宣传这方面的信息,由于中国武术历来也不讲求争强斗狠,以武术的名义四周找人约架是肯定不合适的。”

虽然内心其实不赞同,但王茹拗不过家长们的要求,终究还是在课堂上加了一些简单的防身技巧,并冠上了“抵御校园暴力”的名头。“说实话,我感觉课堂有点被‘带偏’了。教的这些新动作,其实并不复杂,孩子很快就会用,但他学了以后如何去用没法控制。以孩子的心性,我担心的是他们学了以后没去抵抗校园暴力,反倒去欺负他人,这就很不好了。”

在王茹看来,正是由于如今的传统武术弱化了武术性,才变得更加合适普通人去学习。“如果你纯洁为了追求搏击,那直接去学散打就好了,但一般人肯定不希望上个课还有被打伤的危险。而且,传统武术跟搏击是并不冲突的,其中一些技法都有相通性。拿孩子来讲,学习传统武术就是打基础,即便他将来想往其他武术方向发展,有了传统武术做底子,再学起来也非常快。”

体育院校专业教师

我们缺少一个“文明+有一定武术性”的竞技项目

“其实最近约战这件事,本身就有一个很大的逻辑问题。”张长念是苏州大学毕业的武术博士,目前在首都体育学院武术与表演学院任副教授。“首先徐晓冬是打MMA的,MMA练的是什么?拳打脚踢地面技孩子半夜咳嗽厉害怎么办。雷公练的是什么?顶多就是太极推手。那为何徐晓冬挑战雷公,不去依照太极的比试方法,反而依照拳打脚踢地面技那套来呢?不用比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在张长念看来,你挑战我,按我的规则来比其实不丢人,而太极推手作为一项国家认定的竞技项目,是有自己的一套比赛规则的。“可怕的是,一个练太极推手的人,本身并不具有自由搏击的能力,却还要依照对方的规则去硬打,这就有点不自量力了。”

“传统武术,在古代和近代确实是有技击性的,但随着社会逐渐进步,徒手搏杀的需求性越来越低,传统武术的武术性到现在可以说已丢失了大半。”除技击性的遗失问题,现在一些习武者不吸取先进的训练手段也阻碍了本身水平的进步。“没有气力训练、没有体能训练,好像我用个哑铃就很掉价,这其实都是落后的表现。很多时候你打不过人家,也不一定是武术性不足的问题,本身的身体机能都不在一个层面,怎样打?”

张长念认为,每个国家的传统武术,在经历社会进步后都会有两个方向的发展。“其一是以保障基础安全为条件,最大化展现格斗和搏杀技巧的项目,这一点上我们国家已改造出了散打,效果不错。但在另一个走向的项目改造上我们还有欠缺。”

所谓另一个走向,就是一种以传统武术为载体,在保障足够安全性的条件下,又保存了一定武术性的竞技项目。“这样的项目,才是最受大众欢迎,也是最容易推行开的项目。在这一点上日韩方面做得比我们要好,像柔道、空手道、跆拳道都是这样的项目。”

“以国外的经验来讲,其实跆拳道曾有一段时间也面临着我们传统武术如今的处境。当时的跆拳道有三个发展方向:要末是发展为搏杀类的运动,类似我们的散打;要么发展为花梢的套路运动,类似我们的武术套路;而跆拳道专家终究选择了第三条路,就是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既文明又有技击性的跆拳道竞技项目。从这一点上说,我们国家的太极推手是比较符合这个改造原则的,但在推行上仍需要做进一步努力。”

对徐晓冬自称的“武术打假”一事,张长念认为,类似太极推手这样的竞技项目如果能够做大做好,去伪存真自然可以实现。“有了公正、统一、有力的竞赛平台,作假者不用他人打,自己也先乏力了。想证明你功夫好,到赛场上去,干吗弄各种玄虚?”

主笔 莫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