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道途幻 都三十章 诺言不成人不死

2019-10-12 18:49: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道途幻 都三十章 诺言不成人不死

匆匆世上一遭走可以说太多的话也可以许下一大叠誓言和诺言,但很多人只是负责诺言的数量高度去从没有想过在踏入轮回的时候让这些诺言变的从来时那样不复存在;他压塌了很多也阻隔了生命本该有的美好,所以正确的人生应当是诺言不成人不死。

听到简印璞还是这么强硬的骂自己天幕茵不干了,从来就没有人这么狠的骂过自己,更别说被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小鬼用没带脑子骂;别人从来都是聪明和美貌并存的说她,各种穷极世间的赞美词她都听过,今天居然有人用她认为世间最具侮辱的词句之一的没脑袋骂了。这位天之娇女越想越来气,越来气脸色越霜;徐麒瑞看到这脖子往华服里缩了缩,他可是知道这种从小生活在金字塔的小姐少爷发起火来是什么后果,因为他也算这一个集体中的一员,更何况这次将要发火的还是个女的。同时他不着痕迹的往罩子边缘挪了挪,这两个小主他一个也惹不起。

天幕茵也不去维护琉璃罩了直直的盯着简印璞道:“你刚才说我没带脑子而且选人的眼光很差还喜欢高高在上的指挥人是不是?”女生就会这么神奇,鬼才知道她自己问的话后面的那些是从哪冒出来的;简印璞现在可不管你是什么性别什么家世,更不管你几多颜值直接铮铮说到:“是,就是我说的,富家女都是这么中看不中用么!”这次脸彻底成冰山的天幕茵没开口直接一只素手举过头顶,手上飘出几片不染尘埃的花瓣只劈简印璞;简印璞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何况现在的他也许眼把心中的浊气释放出来于是他双手翻动直接结出他在九个古印的兵型古印中学到的一种爪型结法,迅速结出一个狰狞的光爪,但这个狰狞的光爪却意外的偷着很强的祥和圣气,看起来很是诡异。结好后简印璞可没有女士优先的这些想法直接就攻向天幕茵,天幕茵也素手一荡几片花瓣直奔简印璞。很快狰狞爪和花瓣在空中相遇,花瓣直接穿透了巨爪却没有打散爪子,想法穿过爪子后花瓣都暗淡了许多,其中最先穿过去的花瓣彻底消失于无形。最后爪子来到天幕茵面前逼着她退了两步,这种级别的天女家里给的密保不知道简印璞能击退他直接表面他所学非凡;简印璞被花瓣接触到直接击破了,那些花片进入身体后肆意的破坏却被古印压住住了。

天幕茵不可思议的看着这种结果,她可是知道自己穿的什么级别的宝具何况自己的修为高过简印璞一大截,简印璞不过是刚入道途的一个小白啊,更可怕的简印璞的结的印居然有同化他穿的宝具和他道元的能力;这种能力现在看起来威力不可等到简印璞以后修为高了这个能力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相当于无线削弱对手啊;自己修炼的可是整个荒州最顶级的神招绝式,但她自己嫩感觉到简印璞学的显然比她的还强悍一截。原本他以为这个整天沉默的小家伙没什么能力,可现在发现这也是个恐怖的潜力股啊。不管天幕茵在这边感慨这么多,那边简印璞邹着眉头盯着身上几个窟窿看,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简印璞说到:“就这么几朵破花瓣就打穿了我结的印打进我的身体,我真是太弱了!”听到这话天幕茵脸色又冷了几分,徐麒瑞苦笑着说到:“简公子此言差矣,天幕小姐这次一招可是整个荒州有名的神招《花落天》中的杀招之一‘明花清世’,要不是公子你确实厉害换一个和公子同等级的现在基本什么都不存在了!”

简印璞脖子一扭盯着天幕茵说到:“你们富家女都是这么母老虎一样么,所以一开打就是杀招?早知道你这么阴险我也应该用杀招!”徐麒瑞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遭了这位爷不按常理出牌啊,果然天幕茵狠狠的朝他瞪过来,徐麒瑞只能姗姗笑。天幕茵算是看出来这个被观百劫叫做石头的家伙真是个石头啊,完全的不按常理出牌啊,这人有杀不得,这让天幕茵不知道处理,一时间三个人就这样在这个罩子里静静的呆着,相顾无言。

突然罩子外传来脚步声,瘦竹竿和文士连带剩下的六个护卫来到这个地方汇合。刚一到这个地方瘦竹竿就脸色就一变因外他最在乎的两个人天幕茵在,观百劫却不见了。瘦竹竿都忘了像天幕茵行礼四顾问道:“怎么没有看到观公子,观公子他去哪了?”听的出瘦竹竿声音的急切。这侧徐麒瑞不敢开口了,他先看了一眼简印璞看到他还在那盯着他的伤口发呆;再看天幕茵也在发呆他也把脖子缩回去了。瘦竹竿急切的盯着三人看却没有人回答他。他看着简印璞突然脸色一变,说实话除了他在救观百劫的时候这小孩一顿后之外再没有印象,现在胸膛上却又几个血洞,他一感应脸色一变慢慢艰难的转过头盯着天幕茵说到:“小姐,奴才感觉到了‘明花清世’的残留招,观莫不是已经…”这次天幕茵还没有说话简印璞反而先开口了:“不是她,短命是被雷毒虫击中后自己跑的,至于你闻到的残招是这个阴险的女人为杀我施展的。”听到简印璞的话天幕茵险些又暴走了,不过感受了下气氛忍住了,不过看简印璞的眼神咋看都带着一种你等着的意思。

瘦竹竿现在有点不冷静了,他偶遇了恩公的孙子后打包票拉他来寻找机缘却落得个生死道消的结果。这让他心里滋生了一股强强烈的戾气。恰巧这个时候徐家的一个护卫开口道(没办法,不在关键时候犯傻就不能发便当,不能发便当就没主角什么事了):“既然我们人都在这,奴才斗胆说一句‘大家还是尽快走吧,这而还不是很安全‘’”。简印璞听完直接大喝道:“要不是你们家那猪一样的护卫短命能死

?”反正先简印璞看徐家的奴才都不爽。那个护卫上前一步要辩论结果被旁边心中戾气冲天的瘦竹竿直接一巴掌拍成了几节,瘦竹竿喃喃道:“对,就是你们徐家的蠢护卫坏事!”然后瘦竹竿抬头说到:“关少爷你方心,等回家安排后事以后我甘烈就去找虫王给你报仇!”简印璞望着浓雾深处道:“短命的仇我来报,只能是我报!”

一行人之后顺利闯过沼泽得到天净水走出了隐云山。徐家直接奔徐家而去,天幕茵和瘦竹竿文士跟着简印璞来到后街告知了观老观百劫的下场。天幕茵还送了几滴天净水给观老让观老能起来行走了,就这之后悠悠间一是两年时间过。

不管外面如何风云变色后街这个地方天气的好的时间还是占多数。这天在明媚的阳光中一个白的病态的瘦瘦的男子笑的比阳光还灿烂走到了后街,他看着前方不远处是杂货店低声的说到:“说好的一切担起一切,那就必须一切担起。我的世界不能没有兑现的诺言!”

芜湖治疗阳痿费用
崇左治疗妇科方法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芜湖治疗阳痿医院
崇左治疗妇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