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弃僧 第八十四章 爱恨纠葛

2019-12-02 22:27: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弃僧 第八十四章 爱恨纠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皇!!”

“陛下!陛下回来了!!!”

“魔皇陛下!!!”

在这样互相敌对灭绝种族的战争中,魔皇归来的盛事对神族联盟来说是没法感同身受的。

甚至不但没法感同身受,反而不明真相的大多数,如丧考妣。

魔皇没回归都打成这个样,回归之后,还有希望?

你确定?

有些士兵,都是新训练的,战争洗礼的。此刻,都有些下意识放下武器,愣愣看着魔族阵营那边欢呼而发呆。

被队长长官踹了几脚,又赶紧重新捡起来。只是,却手发抖。身子发颤。但队长长官就无视了,因为他们的心情,也未见起就轻松。

“看来是真的回来了。”

艾格妮丝轻叹开口,看着一旁的韩弃:“你不过去看看?”

韩弃想了想,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艾格妮丝等了一会,疑惑韩弃居然还没动。

“干吗?”

韩弃转头看她:“你问我不过去看看,我嗯了一声表示不过去。”

“呵。”

飞弦苏格蕾在一边笑,艾格妮丝也无奈嗔怪看他一眼。

随即大家目光都看向了神王。

神王一直注视着那里,此刻见大家看过来,也望着韩弃:“不过去也好。也许你会受刺激。”

韩弃点头:“先不说受不受刺激,我人已经叫回来了。神王陛下如何应对?”

神王转身:“不会让你们失望就是了。”

说完离开了这里。

韩弃愣了一下,其他人也面面相觑。既然是这样,那么问题转回刚刚。既然都看着韩弃。

施耐德好奇开口:“会受到什么刺激?”

韩弃叹口气:“不都知道吗?他曾经是我的心魔……至少我以为的

。估计神王陛下说的是这个吧?”

克瑞丝塔皱眉开口:“我总觉得……不只是这样。”

其实大家也都这么想,但是没法多说。

韩弃无奈笑着:“那不就还是要我过去看看吗?”

说完也就真的走了,查理斯下意识要说什么,飞弦苏格蕾示意:“有小短身在,没事的。”

查理斯一想,也没再多说。所有人目送韩弃,朝着魔族方向而去。

——

“嗷嗷!!!”

“陛下回归了!!”

“嗷嗷嗷嗷!!!”

韩弃一路走来,第一次没有魔族用敌视抵触的目光看着他。因为都已经顾及不到了。

韩弃慢慢走着,感觉至少今天不会开启战斗。

就一路看着他们欢呼一路走到小短身的营帐。

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里。小短身坐在一边说着什么。还一边摆弄指甲。

“额……”

看到韩弃来了,小短身笑着扑过来,韩弃笑着接住拍了拍,皱眉打量这位……应该就是魔皇了。

“不要吧。”

韩弃皱眉看着魔皇:“你都已经回归了。就不要用德空师叔祖的造型了好吗?”

魔皇笑了笑:“我说过的,你只猜对了一半。”

韩弃表情凝固,隐隐有个不想接受的事实,看着魔皇的嘴,感觉就要吐出来。

“这……本来就是我在你的世界,保持的形象。”

魔皇看着韩弃,光头,灰袍,白胡子,轻笑开口:“心魔是你自己认为的,我从来没有亲口说过。”

韩弃愣愣看着魔皇,就这么看着。慢慢松开小短身的手。

小短身不解看着魔皇,又看看韩弃:“你们早就认识?”

魔皇点点头,看着小短身笑着:“在他那个世界,他是个弃儿。但这个弃儿和神赐大陆的弃儿不一样。只是被父母丢弃的孩子。”

韩弃慢慢低头,沉默不语。

小短身感受到韩弃的情绪,下意识抱着他,皱眉看着魔皇:“你从小将他养大,像是他养大我一样?”

魔皇摇头:“还是不同的。我养他是为了送他过来养你,而他养你……”

魔皇叹口气:“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尽心尽力。也是真的养你,最多是因为那个矮人女人的遗愿,除此之外,不参杂任何。”

韩弃拳头紧攥,声音有些沙哑:“你真的……是德空师叔祖?”

小短身下意识握着他的手,却掰不开他的手掌。

“韩弃……”

小短身焦急开口,他不怕他暴走,不怕他伤人,只怕他难过愤怒。

她最知道他对亲情的看重胜过私人情感。这也是他从来更在乎自己胜过那些红颜知己。

他最大的寄托是自己也是孤儿,却还是有一个亲人。所以他不孤单,也没有不自信。他觉得自己和别人一样,没差什么。

然而此刻他最大的寄托却原来只是利用他,并且养大他又亲手送他过来这里承受这一切。

最后的支撑也崩塌。

“你很愤怒?”

魔皇还平静探身询问抬头双眼有点发红的韩弃,点头开口:“也正常。没人喜欢被支配的感觉,尤其还蒙在鼓里这么久。”

韩弃平静点头:“但你反而不是很在意,平和说出来了。”

魔皇笑着,还是一如德空师叔祖那么温和,眼睛眯起:“支配者自然要轻松很多。记仇报仇的永远都是受伤害者。”

韩弃扭头就走,小短身下意识要拦住,韩弃却站定,回头再次看着德空师叔祖。许久之后,再次离开。这次,没再停,也没再回头。

“韩弃!!”

小短身没追上,因为韩弃出了帐篷就直接用轻功,还是禅意加持。

低头咬着嘴唇,小短身眼睛全黑回身,直接一道放射将帐篷都撕裂。

还在欢呼的魔族不解回头,被盘盘魔帅都赶走。

盘盘魔帅也看了一眼,摇头跟着一起远离这个区域。

帐篷是撕裂了。

但德空师叔祖,也就是魔皇,还好端端坐在那里。

如同一个干巴瘦的光头老头。其实至少形象来说,也就是。

“血统重要还是情感更胜一筹。”

魔皇看着小短身:“我也不知道。不过没关系,血统是不会泯灭的,哪怕你情感上更亲近他。”

“不是更亲近。”

小短身冷声更正:“是你压根在我这里就没有任何印象留下。我在乎的只有他,没有任何谁包括你!!”

魔皇点头:“可以理解。我要是希望你对我孺慕,就带着你一起养了。”

看着小短身,魔皇笑着:“不过既然你对我没有任何亲近,你凭什么说服我彻底回来这里,而不是投影?”

小短身指着一边:“你不高兴可以走。”

魔皇摇头:“回来了……就走不了了。”

小短身惊讶,愣愣看着他,魔皇只是笑,慢慢闭上眼睛。

周围的魔族还在欢呼,小短身,却看看韩弃离开的方向,又看看魔皇,沉默下来。

——

“呼……呼呼……”

韩弃也没回魔族,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只是他想静静,也不想谁问他静静何人。

“你知道了?”

然而天下虽大,让人找不到不太容易。

当身后传来询问声,韩弃吹着风在山上,已经知道是谁了。

“你好像早就知道。”

韩弃背对神王,轻声开口。

神王坐在一边,点头开口:“应该比你早。”

韩弃冷着脸看着她,不发一语。

“你恨他吗?”

神王开口问了一句废话,但韩弃,反而沉默不语。

神王一顿,再次开口:“你知道我的天赋相对魔皇穿梭时空是什么吗?”

韩弃看着她没说话。

神王开口:“单挑是一个模糊的概念。我是说相对他的穿梭时空位面……我的天赋,是锁定空间。”

韩弃身子一颤,看着神王:“你的意思是……”

神王开口:“我去没用的。他会防备我。但你或许可以,就看你做不做得到了。”

韩弃眯着眼睛,轻笑开口:“你知道我了解真相会受到刺激,更容易做出伤害他的事。”

神王摇头:“和我赶走你一样。最后的选择总会在你自己手里。不管是国仇还是家恨,你如果两样都可以放下……”

“锁定空间之后。”

韩弃打断她:“会是什么结果?”

神王开口:“他走不脱,并且被我遇到,必死。”

韩弃沉默,半响询问:“那魔族呢?小短身呢?”

神王看着韩弃,就这么看着,不一会转身离开。

“你不如考虑一下背叛一直最依赖信任拿你当唯一的人,会如何对你吧。”

韩弃身子一颤。愣愣看着神王离开,最后一段什么东东,进入他脑海他都没在意。

真够狠啊。

搅动天下大乱这没什么难的。

连自己都当成一环搅进去,这谁做得到呢?

关键好像还不是无意中的。

到底为了什么?

可不管为了什么。

韩弃已经,或者一直都难以置身事外,是她怂恿,以自己作保,让魔皇回来的。

而即便魔皇就是从捡到他一刻开始就算计他的德空师叔祖,这也不是就此害死他的理由。

如果这都不是背叛,那是什么?

而且,韩弃愤怒,难以接受,太突然……

却似乎还没想过,让他死啊。

可是如果不死,他不死……

整个位面又不可能好过。

有点乱。

韩弃揉着头,脑海中什么东东估计被神王留给他的封锁位面的东东,还在不停肆虐。

他自己还没想通这一切。

怎么决定,要怎么做?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交织着这么狗血俗套,又真实存在的……

爱恨情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东莞东方医院专家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苗阳
辽宁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癫痫病医院去哪家
珠海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