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广州白云皮具城成海外代购大本营老外买回国

2019-07-12 19:03: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州白云皮具城成海外代购大本营老外买回国当真货卖

原标题:广州白云皮具城成海外代购大本营老外买回国当真货卖

广州皮具城假货产业由来已有,一直无法揭掉A货集散地的标签,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制假售价的,海外代购的大本营。据《界面》21道,通过暗访因侯耀华买假包而大火的广州白云皮具城,目睹了这里制假、造假、卖假的一条龙服务。这里的假货包括LV、GUCCI等一线奢侈品牌包,主要被做海外代购或平台销售的客户以批发形式购买。卖货、包装、物流、假海外单据等做海外代购和微商的工具在这里一应俱全。

从假包、假海外小票到假国际物流,如今在广州白云皮具城,造假一条龙服务应有尽有。

广州白云世界皮具城对面的破旧民宅里,隐藏着著名的假包市场,要通过四五道才能进入。 界面 图

看到有车靠近,原本蹲在边聊天的张克(化名),将摔在地上,一个箭步冲过去,将其他人甩在身后。

张克将头凑近车窗,塞进一张卡片,用中英文写着专营原版高端奢侈品包包、手表,卡片上爱马仕、LV、香奈儿的LOGO格外显眼。

老板找停车位吗?跟着我。这位广州白云皮具城的拉客仔转身跑在车前,娴熟地将车到一个空位里。

车还未熄火,他又接着介绍:买包还是手表?现在商场里面不能卖,跟我来吧,我们有仓库。

临近年关,广州白云世界皮具贸易城的柜台生意冷清,慕名前来的客人被拉客仔悄悄带到皮具城侧面的一个破旧小区内。拉客仔用目光及暗号通过三四道关后,铁闸门内出现的是一个奢侈品大甩卖的大集市。

你可以做海外代购、或者其他平台卖,这里的LV和正品一样。这款专柜19700元的LV手袋,我们这只要800元。店家毫不避讳地说,这里的包以假乱真,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专柜也不提供查验,大部分海外代购者都来此选货。从假包、假海外小票到假国际物流,如今的造假一条龙服务应有尽有,客人不用囤货,联系拉客仔可以上下单。

因为假冒的服饰箱包可以以假乱真,广州白云皮具城近年来在业内名气很大。而让广州白云皮具城更为名声大噪的是相声演员侯耀华和他的那个所谓的女徒弟。

2017年12月初,侯耀华在广州白云皮具城给女徒弟、演员金娜买了一款专柜价8万元的香奈儿限量版头手提包。尴尬的是,女徒弟在微博晒包,师傅跟店家的合影也被友扒了出来。

2017年12月16日,部署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打假专项春雷行动,假冒的服饰箱包就是重点领域。近日,暗访发现,整个白云皮具城的非常森严。

白云皮具城位于广州市白云区解放北,有着15年的经营历史。资料显示,中心经营面积可达16000余平方米,其中1到4层是商铺,5到11层为展贸式写字楼。皮具城周边商用的民宅一直是商家们的临时仓库。

1到4层的商铺多为小品牌的零售,线层的写字楼里。即使是在白天,这些房间也几乎都大门紧闭,门外还经常有人坐在凳子上。

一位熟知皮具城内部情况的人士向透露,如果想进去,就要通过外面揽客的人带,的人在门外确定是自己人之后,才会放进,这一切都是为了突击检查。尝试自己前往此前去过的门店,均被外面的人给挡了回来,说里面没有卖包的。

2017年3月份,阿梅(化名)从佛山的工厂辞职来到这里,主要的工作就是去外面揽客,再将他们带到门店里,她戏称自己的工种叫做小蜜蜂,也叫拉客仔。

她说所有的小蜜蜂都互相认识:基本都是潮汕老乡。每个人都指定带看几家店,工资也是这些店一起发。

由于那些卖高仿皮包的门店大都比较隐蔽,平常也都不开门,如果没有人带,既找不到也进不去。

那是一款LV经典的女包,官售价9000元左右。她向介绍,这个小包是老板娘送的,批发价不到一百块,和她一起做小蜜蜂的同事,几乎都有类似的高仿LV。

阿梅将带到皮具城的11楼,在一间没有门牌号的房间外停下。门口有名男子正低头玩着。阿梅向他使了个眼神,再抬头看了看门梁上的摄像头,男子起身把门拉开。

过年了,查得紧,一切都要谨慎,阿梅解释说,去年年底侯耀华的那个,让我们在全国人民面前出了名,现在更加小心了。

房间里琳琅满目,陈列着大量的名牌包,看包客们操着各地的口音,还有两个推着婴儿车的俄罗斯女人。

探访的当天上午11点钟,几个黑皮肤的非洲客人在翻译的带领下结完账,结账用的是几张百元美金,买下的名牌包装满一个黑色的大袋子,背在背上出店去了。在这些店铺里,人民币、美元都可以用。

这里的行规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售货员不会留任何联系方式给客人,客人只能联系小蜜蜂(拉客仔)。

这是一间低端高仿店,LV、GUCCI的品牌包价格都在200元左右,除了一线奢侈品外,还有二三线的MK、coach品牌包。

忙得不可开交的售货员说,现在卖MK、coach高仿包的门店不多,这些品牌包打折时,也就在七八百元,利润不高。她做一线品牌,同样的批发价,可以卖出价更高。看包客们也多围在一线分钟时间,就进来了四五拨客人。有的客人是在逛了几家店之后,直接回头来拿货,有的则是第一次前来,仔细询问着价格和质量等细节。

当提出这里这些高仿包质量太差容易被人时,阿梅就将带到了位于10楼的另一店。这是一家中端店,里面已经看不到二三线品牌,全部都是一线奢侈品。

这个门店在装饰上也与11楼的那家有明显差异,一些品牌限量包被放在玻璃专柜里,看起来非常贵重,这里的高仿包价格在700元左右,颜色更正,手感也很柔软。不过,在做工上也有粗糙之处,内胆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毛糟糟的线头。

拉客仔及店家介绍说,很多做海外代购的都来这里拿货,一般人看不出来。界面 图

售货员热情地推销自己的产品。一旁的阿梅提醒说,如果要送朋友,在他们店里买就行了,不会太贵,背起来也像真的,但是最好告诉朋友这是高仿包。

如果要做微商或者品牌打折店,他们的包并没有到可以以假乱真的水平,细心的买家基本都可以看出来。

那里的比皮具城里更为森严,这栋住宅楼被一个大铁门锁住,门外还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守着,他们看到阿梅带着人来,喊了一声梅姐,随即把大门打行。

灰暗狭窄的楼道里,上上下下挤着好几拨看货的顾客。其中有一位小蜜蜂向客人介绍,如果觉得这里贵,可以再去皮具城的低端店里看。

阿梅将带到这栋民宅的三楼,进去之后,一位导购小姐忙碌地招呼客人,另一位导购小姐则则摆动着,自己做微商,主打的卖点就是高端品牌海外代购和打折店。

招呼顾客的导购向展示,一位好友刚刚从她那里买了一个LV手提包,付款2250元。如果放在专柜里,这个包的标价是15000元。

另一位导购直言,外面的很多海外代购都是从她们这里拿货,并让放心,她们的货以假乱真。如果不是专业人员,很难识别出。

当然,这里高仿包的售价也要高一些,基本上都在千元左右,有的限量款售价可以接近两千元。

2018年1月22日,福建省莆田警方展开专项行动,查处以海外代购、视频直播为的销售假包团伙。从两个里缴获假冒LV、GUCCI、CHLOE等奢侈品假包200只。

莆田警方通报,2017年7月以来,犯罪嫌疑人成立皮包公司,购置大量高仿品牌皮包,通过视频直播代购的模式,吸引消费者下单买货。

为了证明自己确实属于海外代购,犯罪嫌疑人还自行打印境外销售的单据、小票,并盖上自己刻制的假章。

调查显示,在白云皮具城里,卖货、包装、物流、假海外单据等做海外代购和微商的工具,均在这里实现了一条龙服务。

这里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阿梅向表示,一楼有卖正品包装的,20块钱一个,还有卖境外购物单据的,3块钱一张,如果要想发假物流,就需要另外加几块钱。

假物流是指,可以制作出一个能够查询到记录的海外物流,通过这个假物流,就能制造一个:消费者所购买的货物是从海外寄送过来的,并且有迹可查。

阿梅向展示了假收据,既有POS机的刷款记录,又有用英语写成的LV专柜的收据,如果没有海外购物经验的人,很难判断这些收据的。

见到,假包装则在一楼的几个店面里,那里堆满了LV、GUCCI的纸袋和丝绸贷,将高仿的包放进去后,看起来显得高端很多。

多位门店的售货员向表示,这些高仿包是自己工厂生产的。如果客户需求量大,工厂也可以专门生产一批顾客所需要的品牌款式。

来这里买包的人,大多是做微商或者海外代购的,像侯耀华那种买高仿包做礼物的人,虽然有,但是并不多。阿梅说,这里主要还是做批发,并且批发价要远低于零售价。

阿梅介绍,在这里拿货的微商和海外代购主要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自己有团队,自己定价格以及给团队的提成,拿货之后通过自己的微商团队卖出去;还有一种是加盟,他们把好的照片和文字发在群里,微商们复制在朋友圈里就行了,有人下单,直接从他们这里发货。

第二种模式不用压货和库存,风险小,收益也小;第一种既可以自己有库存,自己卖自己发货,也可以不用库存,由我们发货,收益要大一些。阿梅说。

阿梅向展示了浙江一个老板给她的转账记录,两个月时间,该老板从她那里拿到了一万多元的货。她给这个老板的价钱是800元,但这个老板在微商上做到3500元,自己每卖出去一个,就赚2700元。

其实就是发发朋友圈,如果想更真实,就找自己在国外的朋友,发几个在美国、日本的信息就行了。阿梅说。

店家介绍,每天来买包的络绎不绝,但是绝对不会缺货,从更大的仓库随时可以调货过来。界面 图

白云皮具城假货产业带由来已久。早在2012年,就有报道称,白云皮具城在不断升级,要擦亮广州皮具商都招牌,揭掉A货集散地这一标签。

2015年年底,白云区打假办就加大了对白云皮具城周边涉假出租屋的打击力度,捣毁多个售假,涉假出租屋被查封。

2016年,广州经侦大队对分散在广州不同区域的4个团伙统一展开收行动,查获假冒皮革生产线条和大量皮料,以及各类假冒LV成品、半成品6000余件等,价值近亿元。警方在排查中还发现这些团伙在中东迪拜的仓储、销售,抓获犯罪嫌疑人2人,查收涉嫌假LV、假CK等假冒奢侈品6万余件。

但历次打击和整治效果都有限。去年年初,新京报调查报道称,广州越丽皮具城和白云皮具城周边地区出现高隐蔽性的售假行为。

报道后,广州市白云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立即部署对三元里皮具商圈的专项整治行动,在皮具城周边分别查处6家涉假包材店。

显然,这令造假售假团伙更为谨慎和隐蔽,界面的暗访发现,如果没有拉客仔的引,外部人根本进入不了一些高仿门店。这也是造成多次打击的结果并不理想的主要原因。

对此,外国语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市会电子商务研究会副会长,不能仅仅依靠的力量,当地质量监督、工商等各个相关部门都要承担起自己应尽的。

由于基层公权部门执量不够,或执法意识不强,导致上述法律很难发挥作用。区域性的制假行为,一个村子或一个镇都在制假,长期存在,监管部门不可能不知情,关键要有长期意识。说。

事实上,打击假货产业带,对于当地产业的转型升级、经济的可持续发展也是有促进作用的。说,从企业来讲,合规是唯一的出。

整形弱爆了天地决惊艳秒变震撼登场
人民评论员时代需要重温民族觉醒的力量
热血江湖刮起怀旧风经典武侠披风重登场
意大利总统任命恩里科莱塔为新总理组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