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炎武战神 第2903章、好戏来了

2019-10-12 23:30: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炎武战神 第2903章、好戏来了

修罗帝宫!

整个场面,气氛急促。

因为,传送甬道正显黯然,是即将封闭的迹象。可自先前闯关的修罗皇室弟子,再无任何人成功闯关。尤其是幽冥域与夜叉域各郡王势力,竟然无一而现。

难不成,是全军覆没了不成?

“呵呵,看来这一届不归狱历练竞争尤其激烈啊。”夜叉君皇笑逐颜开,确认魔夜引动主宰天罚的消息,也算是打了个定心丸。

“老夫倒是担心,有人若得一时之盛,为此赶尽杀绝,破坏历练的平衡。”幽冥圣主沉声道,言外之意十分明显。

夜叉君皇岂会不明,笑呵呵的说道:“若是到了你我这等层次,眼见自然有所不同,就算是有再深的仇怨,想必也不会对一些蝼蚁下杀手。”

而罗刹女皇倒是不担心这个,两眼死死盯着逐渐黯淡的传送甬道,紧揪着心玹,惶惶不安,心神不宁,暗暗祈祷:“小舞你一定要平安无恙。”

至于雷皇与赤龙他们,则是暗感惋惜,因为直到此刻都未见凌天羽现身,只怕希望渺茫,脱身无望,真是可惜了这么个人才。本来以凌天羽的天赋与实力,如果再给他一千年的时间,圣尊境之下,将无人会是他敌手。

“唉终归是年轻气盛,若是早些与我们一道出来,也不至于如此。”赤龙暗叹,虽然与凌天羽谈不上什么交情,但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凌天羽,只怕也得重蹈覆辙,备遭羞耻。

渐渐的!

黯淡的传送甬道,开始慢慢关闭。

这一刻!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传送甬道,就连打了定心丸的夜叉君皇也不意外,要是魔夜在最后节骨眼上栽在不归狱,那就真得太打击了。

“看!”

“好像有人出来了!”

“是谁!?”

几乎全场目光,包括于三位域主,都是屏住呼吸,心跳加剧,牢牢盯视着传送甬道。

果见!

在那封闭中的传送甬道中,有两道身影,正一步步走来。也就在这两人出现的时候,传送甬道也刚刚好封闭了。

然而!

当这两道身影呈现在所有人眼帘的时候,像是见到了世间最不可思议的画面般,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预想。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差点连眼珠子都瞪了出来。

那飘逸的长发,俊逸非凡的面容,笔直如剑的身躯。而之旁处,是位容貌貌丽,姿色一绝的女子,只是面色鲜有几分虚白,明显折损了不少的元气。

“煞星!”

赤龙几乎是控制不住,失声喊了出来。

“煞”

众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住了,尤其是雷皇,在见到凌天羽出现的时候,惊喜与激动的差点呼吸不过来了,这真的是太意外了。

“这怎么不小夜”本是笑意盈盈,气定神闲的夜叉君皇,在见到出现的竟是凌天羽与冰舞之时,突然间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了。给他带来一种巨大的反差与震惊,实在难以接受事实。

而幽冥圣主虽然显得镇定些,但对于凌天羽他们的最后出场亦是感到非常意外,这已经完全颠倒了预想中的场景。

而罗刹女皇在见到凌天羽他们的时候,亦是满色惊愕,难以置信。而目光落在冰舞身上的时候,突然涌起一种失而复得般的喜悦,便再也控制不住情绪,瞬身闪到冰舞身前。

“小舞你真是太好了!我我真的不敢相信竟然会是你们”罗刹女皇激动得都快要口齿不清了。

“小舞,见过师尊。”冰舞语气虚弱的回道:“承蒙煞星相助,不然小舞只怕早已命丧黄泉”

“好”

罗刹女皇泪光盈盈,虽说冰舞只是她弟子,但却视如己出,当宝贝亲生女儿疼爱,然后目光转向凌天羽,满是感激的说道:“谢谢,谢谢你”

罗刹女皇本是心疼自家弟子,视如爱女,人尽皆知,所以罗刹女皇会自降身份去感激凌天羽,这并不意外。

而罗刹女皇终归是一域之主,凌天羽自然触犯罗刹女皇的颜面,便满是惶恐的拱手道:“女皇大人言重了,同为罗刹域子弟,本该相互照料,此番若无冰舞师姐相助,同心协力,只怕在劫难逃。”

“不管怎么说,本座都得好好感谢你,待回去之后,定会重重赏你。若是你愿意的话,本座可收你为关门弟子。”罗刹女皇正色道。

关门弟子!

众人唏嘘不已,满是羡慕,能成为域主的关门弟子,那是岂等的殊荣。资源,功法,环境,自然都是最优越的。

而罗刹女皇当众这么说,最主要也是为了向外界传出一个信息,就是凌天羽往后便是罗刹女皇的亲传弟子,以后谁敢招惹,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当然,这是煞星的荣幸。”凌天羽拱手道,心里却是偷着笑了:“嘿嘿,待回去之后,你应该就得老老实实的兑现赌约了。”

“恩,此事稍后再议,毕竟皇榜争位并未结束,能否成为本座的关门弟子,还得看你接下来的表现。”罗刹女皇道。

“煞星绝不会辜负女皇大人的期望。”凌天羽回道。

而夜叉君皇左顾右盼,依旧不见魔夜出现,一时心急,便冲着煞星问道:“你便是煞星?”

“正是小子。”凌天羽不敢怠慢。

“不错!但本君现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希望你能如实相告!”夜叉君皇威沉着脸,心底正压着一股无名的怒火。

“域主直言便是,小子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凌天羽显得恭恭敬敬的。

“竟然你们是最后的闯关者,可知不归狱中境况?毕竟这一届不归狱历练,大是出乎意料,成功通过的闯关者半数不足,本君心中深是困惑,希望你能如实解答。”夜叉君皇两眼凝视着凌天羽,无形间更带有着某种势威压迫。

“回域主”凌天羽惶然道:“在传送口开启之时

,我与冰舞师姐,本想尽快闯关。奈何天生乱象,于传送口中更是靠近不得。而当时的场景,小子依旧是记忆犹新,那当真是修罗炼狱,前去闯关者,却不知何故,亡于乱象。我与冰舞师姐自知实力有限,并不敢过于接近,只得静观其变。本以为闯关无望,可命运待我们不薄,终于寻得机会,才得以侥幸闯关。”

“乱象?”

众人愕然,但想起当时的确是有人引动了主宰天罚,虽得不归狱庇护,可以免去天罚惩治,但不归狱中也会呈现天地异象,而当时留下来的人都是知情的。

而且现在也得到确切的消息,也是由天冥亲口道出来的消息,这位引动主宰天罚的人便是魔夜,从凌天羽的话语分析来看,并无问题。

夜叉君皇不甘,对于凌天羽的回答自然是不满意,便继续追问:“竟生乱象,那可见有其他异常之人?”

“小子只是后起小辈,又是初次参加不归狱历练,熟知之人甚少。可据冰舞师姐所言,当时留在传送口中的似乎有修罗皇室弟子。可不知何故,竟生矛盾,便斗了起来。而我们势单力薄,实力不济,自然只得旁观静变,伺机闯关。”凌天羽面不改色的说道。

“恩,煞星所言,句句属实。”冰舞跟着道了声。

“本皇不明白!这么多人都遭遇了不测,为何偏偏会是你们活着?”夜叉君皇咬牙道,心里憋闷的难受,不知该如何发泄。

“君皇!你这话有些过了吧!难道我们罗刹域中人就得该死吗?”罗刹女皇大为不满,沉冷道:“在场诸位也是知情,煞星只是后起之秀,也是初次参加不归狱历练,他能谨慎行事,侥幸闯关,那是他的福运!至于其他未能闯关的人,逞一时之燥,怨不得谁!”

“罗刹说得在理,竟然是有变故,那便怪不得谁。”幽冥圣主忍不住开口道:“至于主宰天罚厉害之处,你们二人皆是亲身体会,若是一时急功近利,反而会错失机缘,甚至陷入魔障,导致走火入魔,这种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若是老夫没料错的话,估测是小夜师侄在感悟之中出了变故,一时走火入魔,才会酿酒这场悲剧,说来该是惋惜。”

“走火入魔”

夜叉君皇身子晃了下,突然带来的巨大打击,一时间难以接受。可听幽冥圣主细细道来,又觉得是在于情理,除了是魔夜走火入魔,不然岂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不!不对!”夜叉君皇突然想起了什么,冷视着幽冥圣主说道:“可本君听我弟子所言,当时传送口开启之时,天冥师侄本该可以轻松闯关,却选择留了下来!以本君看来,定是天冥师侄心存妒忌,动机不纯,为此从中作梗,才会让小夜陷入魔障!”

“君皇!无凭无据!不得妄自猜测!”幽冥圣主面色森沉,道:“天冥是老夫最为器重的弟子,此番他遭遇不测,何尝不心痛!”

“那他明明可以脱身,为何却甘愿冒险留下来?你要作何解释?”夜叉君皇愤然道。

“关于不归狱的具体情况,你我谁也无法探知,老夫无法辩解!”幽冥圣主沉声道。

见两位域主竟然犟上了,凌天羽则是暗暗窃喜,这要是真斗起来的话,那就真的是太精彩了。

成都西部白癜风医院在线咨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网友评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的全部评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