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327章 你这病想不想治

2020-01-10 02:0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女友是嫦娥仙子 第327章 你这病想不想治

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纳兰香雪似有深意地看着卓思妮,那意思你缓解病症不正需要这种水果吗?

“这个!”卓思妮不自觉地砸了砸嘴唇,转念一想堂堂集团副总裁若是被几个果子给吸引的放弃原则

,那也太逊了,立即又撇起了嘴,“不行!”

纳兰香雪立即撅起了嘴,小姨死活不行,她也没招了,一脸地无奈,要不是自己小姨非斥责她两句不可,你也太娇气了吧,这不行那不行的,你让人家上哪里去弄一模一样的三只兔子去。

“扑棱!”伊丽莎白振翅,在空中划过一道犀利霸道的弧度,重新上了大树,带起的强烈气旋,让两个人女人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石凡却是纹丝不动,手一摊,“好吧,我使绝招了,如果我猜的不错,你现在腹疼对吧?”

“啊!”卓思妮懵逼了,“你怎么知道我肚子疼?”

她确实腹疼,只不过为了找某人算账一直强忍着,没表现出来罢了。

她下意识地看向纳兰香雪,心说不会是你告诉他的吧。纳兰香雪眨眨眼睛,她都没看出来温妮现在腹疼。

“行了你别看她,来大姨妈谁不腹疼?”石凡本来不想跟她说这些,但是这女人因为月事将临,心情烦躁,纠缠不休,这是病必须得治,若非她是香雪的小姨,他才懒得管,就是吃了三只兔子而已,能怎么滴?你至于喋喋不休吗?但是事关香雪,他就不好不管了,索性从根上治吧。

“谁来大姨妈了?”卓思妮狠狠瞪了他一眼,又看了眼香雪一样,心说你不会连这事都告诉他了吧?转念一想不对,还没来啊,香雪怎么可能知道呢。

石凡:“你是没来,正因为将来未来血脉不畅才疼,对否?”

被人说中要害,卓思妮顿时脸蛋通红,不说话了,不过终归是美国回来的海龟,没那么放不开,半晌卓思妮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她又看向纳兰香雪,表情带着责怪,那意思这事你也能告诉他?

“小姨不是我!”纳兰香雪欲言又止,她是说了温妮有腹疼之症,可也没说这么深入啊,她也纳闷,这小子怎么看出来的?

“别看她!”石凡摆摆手,“你这病想不想治?”

“想,当然想治了?可是你能治吗?”卓思妮挑衅地看着他,这病可是困扰她好几年了,每次的严重的时候都疼的在在床上打滚,可是她才不相信石凡能治,嗯?转念一想不对啊,上次姐夫的病不就是这小子给治好的?自从上次之后每次看到姐姐她都是喜气洋洋,很显然姐夫恢复不错,但是能治男人,他能治女人吗?她还是将信将疑。

石凡,“你治不治吧?”

卓思妮咬着嘴唇,最终一咬牙,“治!”

“老公,你真的能治啊?”纳兰香雪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吃了人家三只兔子,被人家拎着菜刀追着不放,那能怎么办?不能治也得治啊。”石凡笑道,瞄了眼卓思妮手上拎着的菜刀。

“哼!”卓思妮撅着嘴,颇有些得意的感觉。

“可是!”纳兰香雪咬紧了嘴唇,这种病怎么治她不清楚,但是总觉得他给小姨治不太方便,但是温妮这病可是困扰了她好几年,有治的机会怎么能不治呢,最终咬了咬嘴唇,有些小倔强道:“你治可以,我要在旁边!”

女人都认为自己看中的男人是最优秀的,卓思妮青春朝气,还是海龟,从心里她不愿意两人过多接触。

“你当然要在旁边,你不在我还不治呢。”石凡笑道,这种病肯定避免不了亲密接触,若是香雪不在旁边,她肯定胡思乱想,她在旁边是最好的。

听他这样说,温妮也放心了,既羞涩又有些期待道:“你什么时候治?现在么?”

“把手给我!”石凡向她伸出了手,那边长泽雅美目光望着石凡也闪过一丝玩味,这小子似乎不象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啊。

作为美国回来的海龟,温妮也没这么多忌讳,何况病不避医,立即把手塞给了他。

石凡伸手握住,呃,小手滑腻,绵软惊人,只是手心略有凉意。

脑子里有杏林春暖,无论是把脉还是真气探病,自然都不在话下,查探之下,石凡不由也吃了一惊,这女人竟然是一种名叫陷红尘的特殊体质。

象舒帆的九阴绝脉是一种绝症体质,秦美萱就是天媚体的特殊体质,媚意天生,即使她没那种勾人的意思,你也会觉得她很性感,这也是石凡通过昨天接触,再结合杏林春暖才知道秦美萱竟然是天媚体。

陷红尘这种体质在《杏林春暖》中同样有记载,这种体质的女人,妙处越向里越窄紧,有鱼儿吞水之妙,每一次征战厮杀就如同陷入欲/望红尘中,任你越战越勇,却是不知不觉越陷越深,乐不思蜀,妙不可言,于琴瑟和鸣中尽享无尽快乐,故曰陷红尘。

这种体质万里难寻其一,而卓思妮恰恰就是这种体质,但是也正因为如此,具有这种体质的女人脉络紧瑟,容易引起腹疼宫寒之症。

要治这种病,首先要缓解寒气,然后通过针灸疏通脉络,拥有真气或者内气的人,治疗起来很容易,但是普通的医术要治疗起来就太难了,也难怪卓思妮被腹痛之症折磨几年而不愈了,否则以她的财富岂会一直受其困扰呢。

石凡抓了她片刻便松开了她。

“能治吗?怎么治?”倒是香雪先问道,脸色有些紧张,他终归是个男人,可别整的太过呀。

卓思妮也紧张地看着她,终归是外甥女的男朋友,让她也觉得有些异样的感觉。

“试试看呗,首先要揉下小腹,然后针灸!”石凡很轻松的说道。

“针灸哪里?”纳兰香雪又有些紧张地问道。

“呵呵,你这妞!”石凡刮了她的小瑶鼻,笑道:“针灸小腿就行!”

“噢!”两个女人几乎是同时松开气,尤其是卓思妮更是闭上眼睛轻轻呼出一口幽兰气息,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南方医院地址
南京新协和医院靠谱吗
亳州治好癫痫病花多少钱
梅州治疗盆腔炎费用
赣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